創紀錄的高通脹、需求疲軟和企業信心水平的下降正加大歐元區經濟衰退的風險。

歐盟統計局周四公布的數據顯示,6月份歐元區綜合PMI降至51.9,為16個月來的低點,遠低于市場普遍預期的54和5月份的54.8。

服務業PMI降至5個月的低點——52.8,低于預期值55.5和前值56.1;而制造業PMI也降至22個月的低點——52,低于預期值53.8和5月份的54.6。原因是制造業產出和新訂單雙雙下降,通脹高企、需求疲軟和地緣政治不確定性打擊了企業。

打開網易新聞 查看精彩圖片
打開網易新聞 查看精彩圖片

企業調查也顯示,6月份歐元區的商業活動增長大幅放緩,這加劇了人們的擔憂,即俄烏沖突可能會將歐元區拖入衰退。

德國商業銀行經濟學家 Christoph Weil 表示:“今天的數據應該會促使歐洲央行相當謹慎地加息。”

經濟學家們認為,隨著俄羅斯削減對歐洲的天然氣供應、創紀錄的通脹侵蝕消費者支出、以及歐洲央行加息,歐元區今年晚些時候可能陷入經濟衰退。

摩根士丹利首席歐洲經濟學家 Jens Eisenschmidt 表示,PMI數據增加了這樣一種前景:經濟停滯可能會比預期更早到來。如果俄羅斯繼續大幅削減對歐洲的天然氣供應,造成潛在的短缺,經濟衰退“很有可能”發生。

歐盟委員會23日表示,6月歐元區消費者信心指數為-23.6,環比下降了2.4,這是自2020年4月疫情爆發以來的最低水平。

數據還顯示,歐元區5月CPI終值同比上升8.1%,創下歷史最高水平。凱投宏觀(Capital Economics)的經濟學家 Jack Allen-Reynolds 稱:“由于物價仍然非常高,歐元區似乎已經陷入了滯脹。”

標普全球公司表示,自2021年3月以來,歐元區的商品和服務新訂單首次未能出現增長,并補充稱制造商產出出現兩年來的首次下降,“除非需求復蘇,否則經濟即將下滑”。

歐元區在4月和5月激增的旅游和娛樂活動在6月卻“接近停滯”,企業對未來一年的商業預期降至2020年10月以來的最低水平。

種種衰退跡象在周四打擊了歐洲股指,交易員減少了對歐洲央行今年加息幅度的押注,并推高了歐洲政府債券價格。截至目前,歐元兌美元匯率下跌0.46%,至1歐元兌1.0515美元,此前一度遭受重挫。

打開網易新聞 查看精彩圖片

法國和德國增長急劇放緩

由于制造商受到需求不足、供應鏈日益緊張和價格飆升的打擊,歐洲最大的兩個經濟體——法國和德國的增長急劇放緩。

放松防疫限制對經濟的提振作用如曇花一現,法國和德國6月份的活動指標下降幅度超過預期。根據標普全球公司的調查,這兩個國家的制造業產出都出現萎縮,新訂單也是如此。

數據顯示,6月德國綜合PMI指數下降2.4至51.3,低于市場預期值53,也低于前值53.7;法國6月份綜合PMI下降4.2至52.8,遠低于市場普遍預期的55.9,也大幅低于前值57。

打開網易新聞 查看精彩圖片
打開網易新聞 查看精彩圖片

服務供應商也受到了影響,在疫情封鎖逐步解除的推動作用減弱后,商業活動有所降溫,這進一步加劇了市場悲觀情緒。

標普全球經濟學家 Phil Smith 周四在一份報告中說:

德國經濟幾乎失去了所有與放松疫情有關限制而獲得的強勁勢頭。但最令人擔憂的可能是需求的廣泛下降。

報告顯示,目前兩國的經濟活動仍在某種程度上受到今年早些時候積累的訂單量的支撐,但是全球經濟面臨的一系列挑戰讓人擔心衰退即將到來。

法國企業的信心指數跌至19個月來的最低水平,其中一些企業還抱怨,法國總統馬克龍在上周末的選舉中失去了對議會多數席位的控制,增加了政治不確定性。

這些擔憂也正被不斷上升的利率所煽動——歐洲央行計劃在7月逐步加息,這是10多年來的首次。現在最大的問題是,在歐洲央行開始加息之前歐元區經濟是否就會陷入衰退?人們擔心,歐洲大陸將再次可怕地重演主權債務危機事件。

高盛繼續預測歐元區下半年將出現增長疲軟,并認為風險偏向下行,尤其是在德國。

英國衰退信號增加

由于高通脹沖擊了新訂單,企業信心水平急劇下降,英國經濟也顯示出停滯的跡象。

數據顯示,英國6月綜合PMI指數為53.1,預期值為52.4,前值為53.1;6月制造業PMI初值為53.4,低于預期值53.6和前值54.6,為2020年7月來新低。服務業PMI與上月持平。

衡量新訂單的PMI指數實際上停滯不前,降至一年多來的最低水平50.8;工廠訂單降至49.6,跌破了50.0的增長門檻。

打開網易新聞 查看精彩圖片

標普全球市場情報公司首席商業經濟學家 Chris Williamson 表示:

經濟像是在勉強支撐著運行。
企業信心如今已下滑至以往通常預示衰退即將來臨的水平。

他補充稱,英國第二季度經濟產出可能出現下滑,并可能在第三季度進一步惡化。

近期的增長是由之前積累的訂單在支撐著的。Williamson 表示,制造商報告稱出口需求特別疲軟,而且隨著生活成本上升,服務性企業的前景也十分黯淡。

6月英國的PMI商業預期指數下跌了4.6點,為疫情以來的最大單月跌幅,制造商和服務供應商均報告了自2020年5月以來最低的企業樂觀水平。

盡管勞動力市場相對強勁——就業崗位創造是三個月來最強勁的,但雇主表示難以招到員工,向員工支付的薪資水平也有所上升,這使得企業向客戶收取的價格增幅接近20年來的最高點。

標普全球表示,所有企業都覺得有必要將能源、燃料和工資成本上升轉嫁給客戶。

另外,過去一周,在英國消費者的信用卡和借記卡支出中,除工作相關支出(包括通勤成本)外,其他所有類別都出現下降;招聘崗位也有所下降——招聘機構 Adzuna 發布的工作崗位數量在截至6月17日的一周下降了5%,達到疫情前平均水平的123%。

種種跡象都令英國央行十分頭疼,英國央行正密切關注是否有跡象表明,通脹飆升可能成為英國經濟的一個永久性問題:5月份,英國通脹率升至9.1%的40年高點。

上周,英國央行表示,如果發現通脹壓力持續存在的跡象,將準備采取“有力”行動。這暗示著盡管擔心經濟衰退,但英國央行的加息速度可能超過標準的25個基點。